四老太穷游西藏南亚 背五十斤行李每人仅花1500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棋牌账号异常_大发棋牌辅助器_大发棋牌贴吧

左起:陈彩萍、陆津培、王玲、李晓萍

谁说穷游是年轻驴友的专利,南京四位老太背着沉重的行李畅游了西藏和南亚多个国家,每人才花了10000块钱都还可以;谁说钢管舞和整容是年轻人的专利,南京的孙凤琴老人,不仅跳钢管舞再次总出 了名,而且为了更年轻还大胆整容……那先 乐活老人,告诉了当我门我门我门 ,老年生活,曾经都还可以没办法 充足,没办法 有活力。

在这另另六个 人中,最小的53岁,最大的61岁。不为啥懂英语、不认识路、还每人背着四五十斤的行李,却“胆大包天”地当事人跑去高原、又出了国门利用几本地图、几句简单的英语口语、各种“动物语言”,她们把西藏、尼泊尔、印度玩了个遍。尽管一玩就是另另六个 多月,但四位抱着“穷游”信念的老太人均花费还都还可以10000元。她们边走边问、边吃边照,“累并快乐着”。这4天 ,四位南京“铁打老太”时候时候刚结束陆续返宁,最先抵达的陆津培向快报记者兴致勃勃地讲述了她们另另六个 多月以来的精彩历险。

分工明确,有翻译还有会计

陆津培是4人中最年长的一位,今年61岁,这是第一次自助式的出国旅游。8月初,当这次旅行的“总策划人”陈彩萍和王玲跟她提起你什儿 旅行计划时,陆津培一口就答应了,“她俩都在‘能征善战’的人,我也想跟着她们体验一把。”这几位老人相识于网络,机会同时的旅游爱好,她们常常在西祠胡同的“南京聚乐部”“南京夕阳红”讨论版上闲逛,几年前成了好友,还同时玩过国内的十几个 地方。

这次“西部+南亚游”的最初发起者叫陈彩萍,今年1000岁。这老太太可不简单,从10006年起,她几乎每年时会拉着老伴骑车在全国各地旅游。59岁的王玲更是外国外国前前男友们心中的“大师级旅游达人”,足迹遍布海内外。都在就是找到陆津培,她们还有当事人的打算陆津培曾担任过小学英语老师,有一定的英语基础,而且郑重“邀请”她为此行的翻译官。此外,她们还找到前一天从东南亚4国游玩归来、现年53岁的李晓萍,担任“军师”。王玲当事人扛起会计重任,负责每天管理账目;陈彩萍则在出发前制作好一份详尽的攻略,大到景点介绍、预订旅店,小到在哪儿坐公交、为啥吃最划算,都列得清清楚楚。团队组合完毕,4人各司其职,8月18日,踏上了去拉萨的火车。初上藏区,高原反应是四位老人最大的挑战有的头疼,有的呕吐。好在她们底子强,没4天 就适应了。在此后另另六个 星期时间里,她们把布达拉宫、大昭寺、小昭寺等西藏著名景点玩了个遍。在拉萨的罗布林卡办好签证后,她们启程向尼泊尔开拔。

穷游另另六个 月,才花了10000元

既然决定了要“穷游”,就得省着花。四人每人只准备了10000元的“活动经费”,就这点钱,要包括西藏和南亚的完整篇 食住行支出。着实 你都还可以不敢相信,但最后她们果真做到了。“没那先 秘诀,万事当事人扛”。

到了中尼边境樟木,准备到加德满都时,一些背包客都在人均花费1000-40元包百公里吉普车;而四位老太找到预先查好的车站,每人花每人2元都还可以坐上了公交车。

车子从上午11点总是 开到了晚上七八点,翻越了另另六个 个山头,每到一站,不停地上人,车厢内着实 挤不下,就干脆趴车顶上。“车里那味儿……”陆津培皱起眉头,“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一群人身上都脏兮兮的,还不穿鞋,脚就直接翘我背后。”可最令她心惊胆战的,还是窗外的悬崖峭壁,“每次车一拐弯,就一头汗。”

为了节约餐费,离家时,四位老太准备了不少“干粮”大米、方便面、香油、咸菜、鸭蛋、木耳,就是旅馆有条件,就当事人开火。此外,去高原得带防寒服,去南亚又得带夏天的衣服,而且,每当事人的行李都足足塞了另另六个 大箱子,大慨四五十斤重。每次赶火车、赶公交、上下天桥,老太太们都得扛着另另六个 箱子跑。“王玲背着个大包,忒重,卸下来一看,背上都在血印子。”

尼泊尔和印度的气温都在1000℃以上,去掉 背着行李,每天当我门我门我门 都在大汗淋漓。而晚上回到旅店就是能洗冷水澡,尽管没办法 ,除了一人曾轻微腹泻了两次,一些的则毫发无损。“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有说,当我门我门我门 是铁打的老太!”陆津培哈哈大笑,她说,靠着这番动脑筋节省,直到失去印度准备回国,每当事人准备的10000元都没办法 花完。

一路走,这几位老太还不忘把第一手见闻“速递”回国。每到另另六个 景点,陆津培就将女儿给她“配置”的苹果苹果苹果苹果掏出,四处留影。而且一找到是否线网络的地方,就把照片传到女儿QQ上,让她为发帖,更新当我门我门我门 的最新动向。

學會动物语,走遍天下都在怕

来到南亚,语言是个大疑问。“翻译官”陆津培着实 有英语基础,但面对尼泊尔、印度式英语,还是“鸡同鸭讲”。为买到从印度边境小镇到新德里的火车票,陆津培花了一小时才找到外国人售票窗口,又花了一小时才弄明白该为啥填表、在哪个窗口买,最后还只买到了两张卧铺票,四位老太只得挤在火车上将就了一晚。弄错车站更麻烦,从三更半夜12点到三更三更半夜6点,另另六个 人在另另六个 车站来回跑了3趟,才最终上了车。平常出门,都得找会英语的旅店请老板将目的地的英文名翻译成当地语言,而且当我门我门我门 再举着小纸条,五步一停,十步一问。

当然,都在乐事。平常的采购都由会英语的陆津培置办,一天,她忙着一些事情,便派了李晓玲去市场上买鸡蛋,走前特地教会她,“鸡蛋,egg。”好半天,李晓玲回来了,“用上英语几时?”“没。”“那你为啥买的?”“瞧着!”李晓玲把手装入 身体两侧,胳膊上下挥舞,口中念念有词,“咕咕咕咕嘎……”陆津培哈哈大笑,“成功几时?”“没,那人问,‘chicken’?我摇摇头。”她把手背在背后、围成另另六个 “O”形,而且猛地往下一顿,“噗……”成功买到了鸡蛋。笑成一团的老太太们最后得出结论,“學會动物语,走遍天下都在怕!”

机会有学生要辅导,陆津培9月16日就第一批回了国;王玲和陈彩萍又玩了加尔各答等地,将于今天返回南京;而李晓萍最潇洒她直接飞去大理,准备再在云南玩上一圈。“类似于 的活动,将来还参加吗?”“唉哟,可不了,累死了。”陆津培摆摆手,可她没两分钟又改了口,一脸纠结,“可说不准,指不定将来哪人一吆喝,你都还可以又被勾搭走了。” 来源:现代快报